職工藝苑
【散文】樹的姿態
發布時間:2019-06-14 文章來源: 作者:□ 辛淑英 瀏覽:

 

樹有種種,姿態各異。

初春的樹,疏朗的枝椏清爽簡明,當東風夾著暖意拂來,樹們開始孕苞育芽。

樹中首先被春意喚醒者當屬柳樹,柳樹的美在于柳線,風姿簡約,細膩生動,柔美多姿。春風的溫蘊中,敏感的線條,千絲萬縷地綠了,碧玉妝成樹的姿態,那種動態,如醉者舞,似神女微步時候小蠻的腰。金光下柳絲似多情的女子,伸長的臂膊撫弄著一河碧色的水,惹得游魚穿梭在漣漪間,游人喜,孩童樂,鳥繞樹三匝地歌唱,呼喚來情伴筑新巢。待枝條鵝黃成了一闋意境悠遠的詞,線條之柔美,風來時溫順拂和,風過后又輕輕揚起,等大地紫綠遍地,姿態再展現出芳柔,不再是詩人筆下的尤物。

嫩芽初吐的樹,當屬老榆樹,小時候村中多見,蒼黑皸裂的樹皮,滿目滄桑。縱橫交錯的枝條上綴滿星點的鵝黃,光鮮照人,當母親要做飯,村頭屋后採來食用。榆樹是救命的樹。饑荒之年,白韌的肉皮斬碎了和糧食一起磨了慰藉著轆轆的胃腸。

柿樹、梅樹的芽、尖,紫紅鮮亮。四月來,鐵青硬朗枝條的老棗樹、石榴樹,珊珊趕來發布新綠,清亮亮的鮮潤,頗有俊秀之美,葉芽小碧初長成,新葉著枝頭,身姿仍是蒼勁。

生機勃勃,繼之大方地舒展,比如楊樹的葉,嫩綠,光鮮,清麗。初生說是芽,但展得迅速,早早就頗具葉的姿態,此時的葉是小了些,就叫它皺葉吧,或者葉的小樣。與之相同的還有梧桐樹葉。初陽清露之中,看上去銀杏葉初長成時綴在枝上,是柔美的心形,很好看,倒是光滑的枝干挺拔,站成了威嚴的模樣。

夏天的樹,葉蓬密,厚實云集,青綠如冠,尤其粗枝大葉的樹,風一吹,葉勁舞,爆出音樂般的吼響。狂風中的樹,氣勢更加猛烈,雨中的樹被洗塵后,激動不已,露出光潔的面頰,莫非樹醉了,瘋了?而夜降臨后,樹們又有了新姿態,沉潛在海里或一碧萬頃似洪波浩瀚中,悠心自在。而那一枝一葉的細節,大可以忽略不計。

秋樹,山明水凈夜未霜,數樹深紅出淺黃。

無法傾訴的蒼茫,宛如人間情暖,兒女情長的聲色日子,早已遠去。人生就這樣無情中被刪繁就簡,在那黃葉盡掃中的樹,枝還是枝,干還是干。冬天的樹,清白分明沒有隱藏,躲避,迎風搖動披霜露月,獨立生長,恰似自在。

樹的種種,與人的生存息息相關,不由你不愛,我們都愛樹,因為我們都是葉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