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營管理
“巧干一輩子不如有把金刷子”——柴里煤礦讓高技能人才有為有位
發布時間:2019-06-14 文章來源: 作者:劉光賢 瀏覽:

 

張鵬是柴里煤礦綜采二區的一名90后職工,他算得上子承父業了,和父親同在一個檢修班,都是井下電工。然而,和他父親不一樣的是,因為年輕、有技術,經過嚴格篩選,今年他被從高級工破格提拔為“智能設備操作崗位工程師”,上崗才一個月,拿到手的工資收入就達到了1.38萬元,遠遠超過父親。

“像我們這些技術工人,以前到頂了也就是個高級工,能上好班就行了。”張鵬說,“現在,礦上大力弘揚工匠精神,不惜重金獎勵操作維修精英,讓有技術的人吃香,讓高技能的人受益,讓技術大拿在工人崗位照樣拿高薪,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兒,現在干勁杠杠的。”

柴里煤礦在長期發展過程中積淀了不少人才資源,然而各類人才的不斷輸出形成了“總量不足、結構短缺”矛盾。尤其是隨著“一提雙優”建設的深入推進,自動化、智能化、信息化裝備逐步推廣應用,安全生產方式的時代性變革,對設備操作保養、維護維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“催促”著勞動組織模式必須及時進行適應性改革,迫切需要一大批技能精湛、“操檢合一”的現場操作崗位工,從而進一步優化勞動組織,釋放智能裝備的效能,用高生產效率助推高質量發展。

為此,該礦結合實際情況,有重點地選拔和培養智能裝備工程師和智能設備操作崗位工程師,切實解決技術人才收入差距不大、政治地位不高、上升通道較窄的問題,為智能化礦區的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的技術支撐和人才保障。

“操作崗位也能成才,技能彰顯人生價值。我們牢固樹立‘寧缺勿濫’的評選導向,注重向更廣領域以及技術含量高的崗位和技術大拿、關鍵崗位的職工傾斜,為高技能人才脫穎而出搭建平臺,激發職工學技術、鉆業務的熱情。”該礦礦長李文說。

從普通維修工人到智能設備操作崗位工程師,技校畢業的秦文談了自己的感觸:“以前誰學誰干、誰不學誰不干,都一樣拿錢,干活的反而感覺自己吃了虧。”通過今年3月份的首批“雙智能”工程師的選拔,秦文被評為智能設備操作崗位工程師,不僅工資漲了,職業上升通道也明朗了。

秦文說:“這是通過單位推薦和自己的努力才競聘上的職稱。以前被評為高級技師也沒有現在這么高興過,深刻感受到礦上對一名技術員工的重視。作為一名普通工人,這也是我的最高榮譽。”

“今年3月份我和7位工友通過選拔上崗,帶動了礦區學習技術的熱潮。許多工友主動找到我詢問業務問題,這是之前從來沒有的。

據了解,從智能化設備的操作、應用到設備維修、檢測,幾乎每天都會遇到各種繁雜問題。遇到大的困難,以前只能讓廠家派人到礦區來處理,需要四五小時的路程,有時會影響產量。而現在選拔培訓的工程師,基本可以完成重大故障排除,在第一時間恢復有效生產。秦文表示,自己肩上的擔子更重了。

在海選、培育“雙智能”工程師過程中,柴里煤礦立足于系統規劃、“操檢一體”,將智能裝備工程師明確定位在操作能手、技術大拿、“良師益友”和企業工匠“四位一體”復合型技能人才上。針對智能裝備工程師選聘問題,采用個人申報、單位推薦、競爭上崗和組織任命等多種形式,重點從大學畢業生、技術員、工程師,以及參加棗礦集團各類專業技術比武前3名獲得者、首席技師、“金藍領”中推薦、評聘,優中選優。

“我們按照‘以點帶面、重點培育、逐步推開’原則,率先在采煤、掘進、機電三個專業中的6個高難度、關鍵性崗位試行,通過有效解決收入差距不大、政治地位不高、發展通道較窄等突出矛盾,讓這些‘雙智能’工程師拿高薪、當專家,把工作效能充分釋放出來。”該礦黨委書記趙連永說,為了充分發揮高端人才的決定性作用,他們建立健全了一套分級管理、晉升、降級、淘汰以及崗位交流人才培訓培養培育完整機制。比如,對于“雙智能”工程師,不僅有嚴格的試用期、培養期、熟練期、擔當期考核要求,還有等級差別,智能裝備工程師從助理到高級設置了三個級別,工資拉差較大,各種待遇也不同,而且通過末位淘汰、理順晉升降級通道,讓能者上庸者下,職工始終有壓力、有動力、有活力,不斷實現個人的人生目標和價值。

通過建設“雙智能”工程師隊伍,補齊了“高精尖缺”實用人才的短板,推動了大工區制、工長負責制、區域化管理、壓減采掘直接工等勞動組織變革的深入實施,釋放了“一提雙優”建設更大效能,正規循環率達到98%以上,采掘工效提高了50%以上。